三分排列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三分排列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18:29: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智龙还呼吁,尽快修订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》,增加发挥中医药作用的相关规定,以更好地落实《中医药法》,畅通中医药参与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的渠道,为发挥中医药的预防和应急处置,提供人、财、物的制度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是进一步降低公积金和社保缴纳比例,减轻企业经营负担。疫情下的中小企业复苏,面临的最大困难就在于“入不敷出”。因此,姚劲波建议,一方面适当下调住房公积金的缴存比例,由最低缴纳5%降至3%,切实减轻企业用工压力;另一方面,建议进一步降低社保缴纳比例,如养老保险参照厦门、深圳等地做法,全国范围内企业缴纳比例统一调整为12%或13%。降低比例的同时,积极拓展社保基金其他收入来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是引导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平台合作,解决企业融资需求。受疫情影响,中小微企业经营与信用风险进一步增大,且分散于百业百态,情况各异,金融机构风控难度较高,因此其融贷需求难以得到有效满足。而大量中小微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与用户达成交易,在线上沉淀了海量数据,因此,姚劲波建议,在政府指导下,金融机构与拥有大数据资源的互联网平台深度合作,建立中小企业信用评估体系,深度分析其生产经营信息,从而生成企业风险报告,计算出可贷款额度,确保安全高效地提供融贷服务,助力企业复工复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是积极推动灵活用工等新模式,有效分担企业用工成本。疫情期间,推行灵活用工和共享用工模式,可实现企业间快速高效的人力资源互补,分担公司成本,增加就业容量,缓解临时性供需矛盾。为此,姚劲波指出,一方面,建议政府以定向补贴等方式,鼓励人力资源服务企业搭建灵活用工和共享用工平台;另一方面,有针对性地出台社保缴纳指导性政策,如社保缴纳部分可由双方用工企业共同缴纳,并约定分摊比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进一步做好线上职业技能培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综合CNN、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主持人库珀在节目中询问,“为什么我们不再听到白宫新冠病毒小组的简报?如果他们不能每天提供有关事实和科学的简报,您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或者美国疾控中心会有自己的情况介绍吗?”而福奇则回应,公众将开始更多地看到他和其他公共卫生专家出现。库珀还表示,事实上,许多美国人都想每天看到福奇、伯克斯和其他白宫新冠病毒工作小组的成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纳入国家传染病防治体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天津市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治专家组副组长张智龙认为,现行的疾病防御体系中缺乏中医体制设置,影响了中医药早介入、深度融合的发挥,张智龙建议,应充分发挥中医药在疾病预防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中的作用;推出中医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轮转方案;调整中医药收费项目,促进中医药传承及创新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镜人建议国家扶持、促进中医药创新药研发,以及具有临床价值优势、安全有效的中医院内制剂开发,鼓励开展中药上市后的临床循证医学研究,大力保护中医药传统产品与工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我国中医药行业的整体规模已经突破8000亿元,其中中药饮片的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元,全国中药配方颗粒的规模也已经接近200亿元。但中药配方颗粒产业仍然存在一些问题,如生产企业无法建立本企业可管控的原料药材种植基地,导致中药原料品质不易把控,原料价格涨跌剧烈;还有各种配方颗粒生产工艺的研发重复浪费等现象。